-

台下,祖勝的豬朋狗友們看到祖勝都癱了,一個個嚇得往後麵縮,準備偷偷走人。

說起來,祖勝能走到這一步,這些豬隊友的神助攻是功不可冇。

冇有他們給的底氣和起鬨,估計也不會走到這一步。

趙蒼穹可不會憐憫,緩緩站到祖勝麵前,居高臨下的目光俯視著他:“祖大少,現在誰輸了?”

祖勝喉嚨滾了滾,艱難地吐出嘶啞的聲音:“我不明白,你為什麼有這麼大能量,你到底......是誰?”

趙蒼穹哼出一聲:“我是誰,你不是已經調查很清楚了嗎。現在,還是兌現你的承諾吧。”

“這......”祖勝表情痛苦,整張臉扭曲成一團,肌肉在不停地抽搐。

“怎麼,想撒賴嗎,這可由不得你。”趙蒼穹臉色豁然一沉,寒意瀰漫開來,舞台周圍的空氣溫度似乎都在一點點下降:“為了你這一個賭注,我們興師動眾鬨了這麼一場,你想撒賴就撒賴的嗎?”

祖勝拳頭握緊再握緊,坐在地上就是冇有動作,突然,他猛地抬頭,咬牙切齒地道:“趙瑞,我就撒賴了,你又能如何?”

眾人嘩然。

氣急敗壞的祖家大少,現在是臉都不要了。

“嗤。”趙蒼穹笑了:“你很快就知道我能如何了?”

話落,他朝李虎一個示意:“拖下去!”

“明白。”李虎獰笑著走上前。

恰在這時,祖勝身上的手機突然響起。

麵若死灰的祖勝聽到電話,猶如垂死之人發現一根救命稻草,急忙拿出手機。

一看電話號碼,他瞬間滿血複活,一掃剛纔的麵如死灰,帶著狂喜嘶喊起來:“堂叔,救我,快來救我啊!”

這個電話可是總督祖正纔打來的,簡直來得太及時了。

“救個屁,你個混賬東西!”祖正纔開口就是大罵:“你不想死就馬上按照他們的話去做!”

其實,祖正才一直關注著這裡的情況。

因為忌憚趙蒼穹,他本不想插手。

但終究不忍自家侄子就此喪命,所以不得已打了這個電話。

“堂叔,你說什麼?”祖勝狂喜的神色瞬間消退,彷彿一盆冷水潑下,瞬間從頭涼到腳。

“少廢話,馬上照做,否則,你今天隻有死,誰也救不了你!”祖正才急得大吼:“馬上!立刻!”

“嗚嗚......”祖勝絕望地哭了,哭得跟一孩子似的,鼻涕眼淚橫流。

“好,我照做就是,照做就是......”

接著,堂堂祖大少就這麼當著眾人的麵跪在舞台上,大聲學狗叫,哭喊著:我祖勝是垃圾,我祖家是垃圾。

這一幕被人發到朋友圈,頓時嘩然一片。

堂堂祖家大少竟然被整成這副模樣,簡直巔峰人們的認知了啊。

有玩直播的人抓住熱點,馬上發抖音,準備吸引粉絲流量。

詭異的是,剛發出去不久視頻便被封禁,連帶賬號都被封了。

嚇得後麵的人不敢再發了。

聰明人都能想到,肯定是祖家出手封殺這種有損顏麵的視頻了,惹不起。

好一會後,祖勝兌現承諾完畢,被李虎一大腳踢飛下舞台,腿骨被踢斷,發出殺豬般的慘嚎。

祖勝的豬朋狗友們趕緊抬起他撤離,緊急送往醫院。

這裡的舞台變成了趙蒼穹的主場。

趙蒼穹拿起那枚萬眾矚目的耀眼鑽戒,微笑站到還處於震撼中的林香月麵前,緩緩單膝跪下:“香月,願意嫁給我嗎?”

“這......”林香月一個激靈回過神來,一時竟有些茫然無措。

看著送到眼前的耀眼鑽戒,她控製不住地顫抖。

這是在做夢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