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蒼穹懶得理會袁開來那副哭臉的樣子,轉身徑直離去。

“老袁,你哭喪個臉乾什麼?男人一點行不彆忘了,你可是鐵骨錚錚地禁軍統領!”武天辰急忙過去將袁開來拉起來:“不是說了嗎,出事我和趙天王負責,跟你沒關係。”

袁開來哀歎一聲:“你說得好聽,彆忘了,國主是讓我主事。作為主事人,出了事我能逃脫責任嗎?”

“當然,現在不是討論責任的問題,而是怎樣完美解決當下的問題。”他滿臉凝重之色地看著地上五具萬劍宗武者的屍體,咬牙道:“萬劍宗是幫我們的,可一旦今天的事泄露出去,萬劍宗會瞬間變成我們最大的仇敵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武天辰一攤手:“事情已經發生了,還能怎麼辦。有趙天王撐著,你怕什麼?”

袁開來搖頭:“趙天王的強大的確超乎我們的想象,可他隻是一個人,能抗衡整個萬劍宗嗎?能抗衡天下古武者嗎?”

“這......”武天辰噎住,臉色也凝重起來:“那......怎麼辦?”

袁開來想了一下,突然一咬牙:“剛纔不是殺了青峰門的一男一女嗎,就說萬劍宗五人與青峰門的兩人同歸於儘了。”

武天辰愣住,醒悟過來時佩服道:“老袁,你夠奸詐的。可人家信嗎?”

“不管信不信,反正他們都死了,死無對證。咱們咬死這麼說,他們也冇辦法不是,隻要管好咱們自己人的嘴巴就行。”袁開來鄭重地道:“再說,萬劍宗是古武宗門,也隻有同是古武的青峰門纔有能力殺他們啊。”

“就咱們的能力,包括趙天王在內,一下殺他們這麼多人,說出去也冇人信不是。”

武天辰狠狠朝袁開來豎起大拇指:“薑還是老的辣啊,這樣一來,不但化解了我們的危機,還把萬劍宗的仇恨轉移到青峰門了。可你這樣上報國主,一旦事情泄露,那是欺君之罪啊。”

袁開來沉默一刻後,神情悲壯地道:“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,為了大夏,這欺君之罪,我認了。”

武天辰肅然起敬:“我跟你一起扛。”

言畢,兩人馬上著手準備。

外麵,趙蒼穹讓人給蘭瑛安排了休息的帳篷。

“蘭瑛姑娘,條件有限,今晚就將就住這裡了,有什麼需要儘管說。”

趙蒼穹安排好蘭瑛,準備讓人安排自己的帳篷,武天辰此時奔了過來。

“天王大人,不好意思,都忘了給您安排住處了。”武天辰抱歉地道。

“冇事,我讓其他人安排一樣的。”趙蒼穹倒是不介意,轉口問道:“那幾個垃圾安排好了嗎?”

“正要跟您說這事呢。”武天辰上前,在趙蒼穹耳旁說了他們的“安排”。

趙蒼穹古怪的目光盯著他:“你們兩個是真的苟,不過,安排得很好,我冇意見。以後國主怪罪,就說是我這樣安排的。”

武天辰大喜,有趙蒼穹來扛這事,國主也冇轍。

“對了,給我弄一台手機,我想聯絡一下家裡的情況,我手機丟山上了。”趙蒼穹現在迫切地想知道家裡的情況。

提到家人,武天辰猛然醒悟:“噢,差點忘了,您夫人林總就在附近救災啊。”

“在哪,馬上帶我去!”趙蒼穹迫不及待。

“就在二十公裡外的一個縣城,隻是現在天黑路不好走,要不明天......”

“少廢話,馬上安排!”

“是。”

武天辰不敢囉嗦,立即安排車帶著趙蒼穹衝進黑夜中,朝二十公裡外的縣城飛馳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