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蒼穹還以為陽娜找了個多麼出色的人,原來竟找了一個可以給她當爹的油膩大叔。

“親愛的,這位就是我經常跟你說起的趙家棄子,渣男趙瑞。”陽娜臉上充滿鄙夷和嫌棄。

禿頂男輕蔑地瞅了趙蒼穹一眼:“這種垃圾誰讓他進來的?也不怕臟了我們售樓部的地板嗎?”

“副經理,不......不關我的事啊。”女銷售麗麗慌忙站出來撇清關係:“是,是保安冇攔他們,把他放進來的。”

“值班的保安去財務室領完這個月的工資,然後滾蛋。”禿頂男為了討好女人,也是不惜手段。

“親愛的,你太棒了。”陽娜狠狠地親了禿頂男一口,然後惡狠狠望向趙蒼穹:“趙瑞,當年你辱我之仇,今天我要你連本帶利的還回來。”

趙蒼穹差點冇被氣笑:“陽娜,當年就因為我拒絕你的追求,所以你就搞成這麼嚴重的深仇大恨?”

“你閉嘴!”陽娜尖叫,炸穿全場:“趙瑞,你這樣的垃圾老孃會追你嗎?當初是你臭不要臉地追求老孃,被拒絕後你就報複老孃,到處敗壞我名聲......”

陽娜一陣嘰裡呱啦,顛倒黑白。

趙蒼穹搖頭,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,與這種賤女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吵吵,有損身份啊。

“走。”趙蒼穹招呼一聲,朝外走去。

房子多的是,冇必要在這裡買。

“站住!”然而,陽娜卻不想放過這次一報當年之仇的機會:“趙瑞,你踩臟了我們的地板,就想這麼走嗎。跪下,把地板擦乾淨,否則......”

說著,陽娜朝自己的老男友道:“親愛的,趙瑞當年欺負我,你一定要替我報仇。”

禿頂男陰狠一笑:“冇問題啊,敢欺負我女人,那就是欺負老子。保安,關門!”

“是。”

砰然巨響,門口的保安立馬關閉了玻璃大門。

然後人手一根橡膠棍堵在門口。

一副要關門打狗的架勢。

“陽娜,過分了啊。”趙蒼穹本不想和一個賤女人浪費時間,不曾想,對方卻得寸進尺了。

“你們在作死!”李虎握緊拳頭,發出森冷的聲音。

“哼。”陽娜從鼻孔裡哼出一聲:“怎麼,想替你朋友出頭啊,那可以啊,你跪下把腳印擦乾啊,不,必須用嘴巴舔乾淨了。”

“砰!”

一聲爆響,嚇了周圍人一跳。

原來是趙蒼穹憤怒將桌台上的一個玻璃杯給捏爆了。

陽娜見狀,立即尖叫起來:“趙瑞,你敢損壞我們公司的財物,哈哈,你完了。這可是我們特殊定製的杯子,外麵都買不到的,不賠十萬塊,你們幾個今天就彆想離開了。”

“親愛的,你說呢?”陽娜望向她的老男人。

禿頂男嘴角帶著玩味的笑意:“十萬怎麼夠啊,起碼二十萬啊。那可是獨一無二的杯子哦,哈哈......”

“親愛的啊,姓趙的一個窮鬼哪有二十萬啊,賣了都不值這個價啊。”陽娜環抱雙手上前一步,傲嬌地一昂頭。

突然,她猛地抬起一隻長腿踩在沙發上,戲謔地朝向趙蒼穹:“趙瑞,從老孃胯下爬過去,然後說自己是渣男,窮鬼。這二十萬就算了。”

“轟!”

李虎徹底爆炸。

恐怖的氣勢轟然爆發,腳下地麵“哢嚓哢嚓”聲中,寸寸炸裂。

鑽女人胯下。

堂堂天王之尊,這天下,誰敢讓其受此等大辱。

“你......該......死!”李虎一字一句,咬牙切齒地吐出三個字,雙目一片血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