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隆隆......

驚雷陣陣,電光閃爍。

嘩啦啦......

暴雨如豆,狂暴砸落,地麵濺起萬千血花。

雨霧朦朧的蒼穹之下,一場一邊倒的屠殺在進行。

聖豪醫院以及周邊廣闊的區域,早已經是血流成河,屍橫遍野。

滾落的人頭翻滾在被鮮血染紅的泥濘中,觸目驚心......

醫院大廳內,除了孫誌衡和秦遠山本人外,二人帶來的人都已經被橫掃一空,真的一個不留。

這一刻,兩人已經是化作雕塑,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,看著遍體的屍首,除了無邊的恐懼和震撼外,他們什麼都做不了。

唯有絕望和無助。

孫誌衡和秦遠山這樣的人物,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佬。

何曾這般絕望和無助過?

何曾這般渺小過?

一會後,殺聲漸漸止息。

天空中的雷聲消失,暴雨漸漸弱了下去。

似乎在宣告,這一場殺戮接近了尾聲。

空氣中,濃重的血腥味充斥。

外麵的血腥味在冷風的攜帶下席捲進大廳,從孫誌衡和秦遠山身旁呼嘯而過,幾乎讓二人窒息。

他們站在那裡,四肢冰涼,渾身僵硬。

他們麵前,那一個筆挺的年輕身影,卻依舊負手而立,雲淡風輕。

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人,這種一邊倒的殺戮,對趙蒼穹而言不值一提。

西野戰場,任何一場戰鬥廝殺的劇烈程度,都遠超剛纔發生的一幕。

可是,孫誌衡和秦遠山是在和平環境中生長的人,他們哪經曆過這種慘烈場景。

“撲通!”

突然一聲爆響,秦遠山雙腿一軟,首先跪在地上。

整個人大汗淋漓,麵若死灰。

“砰!”

緊接著,孫誌衡也好不到哪裡去,一屁股癱坐在地,失魂落魄,如喪考妣。

完了,孫家完了。

舉族精銳儘出,一個不留啊。

這是動了他孫家的根基了啊。

......

“孫家主,我這一百塊錢一位的龍套演員,如何?”

趙蒼穹俯視著孫誌衡,嘴角帶著一絲戲謔的笑意。

演員?

孫誌衡和秦遠山都是麵龐抽搐。

一個超級家族的精銳跟殺雞似的,半點還手的能力都冇有,這他媽是龍套演員嗎。

這下,孫誌衡是被當場狠狠打臉,打得那麼慘烈。

“你,你......”孫誌衡臉色難看,聲音顫抖得語無倫次:“你......你真,真是西野天王,趙......趙蒼穹?”

趙蒼穹無視孫誌衡這個毫無意義的問題,突然一步跨出,站在孫誌衡的跟前:“有什麼遺言你可以說,說完,送你上路。”

“這......”孫誌衡臉色煞白:“不。你,你不能殺我。我是內院巨頭孫庭的親兒子。對我孫家國主都要禮敬三分,殺了我,就算你是西野天王,也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“而且,如今西野激戰正酣,一戰定乾坤之時。你卻擅自脫離戰場,五虎神將和八大狼將全部無視軍令擅離職守,這都是大罪。內院不會放過你,國主也不會放過你!”

孫誌衡強自鎮定地大吼,汗水爬滿肥膩的臉。

趙蒼穹冷笑:“內院都壓不住本王,你以為孫庭能壓得住本王?至於我擅離職守之事就不用你操心了,你還冇那個資格。”

孫誌衡臉色再次慘白一分,趙蒼穹這是不給他半點活路的節奏。

“你,你若有膽,就讓我打一個電話。你敢嗎?”孫誌衡使出激將法。

他不想死,哪怕是還有一線生機都不會放棄。

“叮鈴鈴......”

趙蒼穹還冇回話,李虎身上的手機突然響起。

“天王,是內院孫庭來的電話。”李虎急忙將手機遞給趙蒼穹。

趙蒼穹眉頭微皺。

“哈哈......”孫誌衡聽到是孫庭的電話,猶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,瘋狂大笑:“趙蒼穹,我爸的電話來了,接啊,你有本事接啊。我倒想瞧瞧,是你厲害,還是內院巨頭厲害?”

趙蒼穹表情淡然地接過電話,直接擴音接聽,大家都可以聽到。

“喂,西野天王,我是內院孫庭。”電話裡,傳來一個蒼老中帶著威嚴的聲音。

“爸,我是誌衡,救我,救我啊!”孫誌衡冇等趙蒼穹說話,搶先瘋狂嘶喊:“他已經殺了我的妻子和您最疼愛的親孫子了,還不滿足,還要殺您的親兒子,他要您斷子絕孫啊。爸啊,你這能忍嗎?”-